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

编辑: 彭庭松 来源:14人阅2018-03-28 16:45:26


        【母校·校友】之十一 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图片1.png

 

凡是人们曾经毕业或肄业的学校都可以叫母校。叫这名字的时候,满怀的是感恩之情。一个人从幼儿园读到博士,会有好多个母校。但毋庸讳言,最让人难忘的是大学时代。今天,如果一个有着强烈校友理念的高校,一定是最重视本科生的,可惜真正做到的不多。  

1994年,我们挥手作别了吉安师专。自此天蓝云白,风狂雨骤,无论是哪个时间,哪种气候,我们都会时常记挂这母校。曾多少次登录学校的网站,也曾很多次造访校园,不管它是怎样的变化,我们的亲切与思念总是与日俱增。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。  

国家是人民的,母校是校友的。有校友在身边,母校就会在眼前。  

1994年8月的某一天,我们一车38名校友,集体运到了浙江黄岩。在大礼堂开了个短暂的欢迎会后,就兄弟各分散,由各乡镇中学代表将我们领到分配好的工作学校。我和肖烈雄、康生贵校友同时分配到新桥中学,摇身一变成了同事。两年之后,赖述钊、袁文毅、史松军诸校友都前后来到,晴川河畔共结同事缘。由于我们三人是先到,后来校友找工作,有不少不相识的到我们这儿吃过饭。每逢有校友来,我们殷勤炒菜,高兴打酒。先看客人拘束斯文,再看他经不得两下劝,脸就红得像秋天的枫叶,真是莫名开心。想起李白的诗句:“一杯一杯复一杯,两人对酌山花开”,此刻我能说什么呢?值此深夜时分,更加想念兄弟们的花样年华,以及花开一样的脸了。  

后来我到杭州读研究生,在西溪校区硕博楼,认识了朱大星、刘远靖、肖剑忠诸校友。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,在浙大再成校友。因为求学,亲上加亲,成为双重校友的当不在少数。新近加入吉安博士微信群,聊着聊着,发现有一大批井大的校友。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。  

2005年我来到了临安,开始了新的工作生涯。总以为在这个天目山脚下的学校,不太会有井大的校友。然而,由于井冈山的名气太大,无论是浙江林学院还是后来升格的农林大学,都自然与母校在加强联系。两年后,井大的任重教授调到本校工作。再后来,我又在法政学院发现了洪千里校友,真是千里不道远,来聚校友缘啊。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。  

2014年,我们中文911班的同学在母校举行了20周年聚会。很多同学是毕业后第一次见,有的甚至认不出来了。没有眼泪,没有太大激动,我们洋溢的只是欢声笑语。校园的变化让大家感慨不已,旧时的宿舍侧墙爬满了青藤,就像皱纹上脸一样。变化大的当然是男同学,只是那些女同学,得到岁月的偏爱,还是像藐姑射仙人一样。大家打趣的腔调如同廿年前,幽默的更幽默,不过更冷。两天短暂的相聚,换来的是更加珍惜。大家相约,将原本的十年一聚,变为五年。  

分别时,我们彼此都在心里给了大大的拥抱,在嘴里道出了最真最诚的祝福。五年之后再相见,生了二胎更要见。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。  

明天,母校的领导将乘着时代的动车,来到美丽的西子湖畔,揭开井冈山大学浙江校友会的红绸子。浙赣山水连,校友一家亲。有了校友会,联系将会更加紧密,感情也更能抵抗岁月的稀释。到哪里,我们都在一起,这将成为超越口号的理念,指引着校友们在岁月长河中劈波斩浪,飞舟前行。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彭庭松